草根网

消除心界,促进理解

2020年07月20日 10:00包海山 A | A

    在同一片蓝天下,人类共同生活在大地母亲怀抱。地方学研究,是为了感悟和认知人杰地灵,培育人们对土地的认同与热爱。如台湾学者林呈蓉在《从“淡水学”到“台湾学”——兼谈地方学研究之意义》中所言:“地方学研究的盛行绝非是民粹主义抬头,而是国民大众对乡里、土地的认同与执着”。

    大地母亲敞开胸怀抚育世代各地人们,然而人们以其小小的心划出很多界限:地界、国界、心界、族群界、贫富界、官民界、强弱界等等。台湾诗人卜衮在《界》中诗云:“心好比被刀割划着/心好比被撕裂割划着/地球是完整的被天制造的/不过,人以其小小的心/将地球小块小块地界出自己的世界”。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也说:“只把某些人联合起来,这样的联合正好把这些人和其他人隔开,因此这种局部的联合往往不仅是使人不团结的根由,而且是使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怀有敌意的根由”。

    很多界限源于人的心界与私利。恩格斯说:“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官僚的王国,只要一担负某种职务,它就立刻暴露出来”。而官僚与国家联系起来,那就会伤害很多老百姓,因为官僚者的飞黄腾达是以老百姓的忍辱负重为基础的。马克思在谈到“官僚机构”和“单个官僚”时说:“官僚机构掌握了国家,掌握了社会的唯灵论实质:这是它的私有财产。官僚机构的普遍精神是秘密,是奥秘。······权威是它的知识原则,而崇拜权威则是它的思想方式。但在官僚界内部,唯灵论变成了粗劣的唯物主义,变成了盲目服从的唯物主义,变成了对权威的信赖的唯物主义,变成了例行公事、成规、成见和传统的机械论的唯物主义。就单个的官僚来说,国家的目的变成了他的个人目的,变成了他升官发财、飞黄腾达的手段”。由此可以了解为何台湾官僚者会提出“两国论”“一边一国论”等。

    在人类社会,只要存在统治与被统治、领导与被领导、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人与人之间就不可能有平等,更谈不上自由发展,而只有共同遵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时,才能实现人人平等,才能形成“在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对社会事业的成功,老子云:“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恩格斯说:正确的“思想被掌握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实现”。地方学研究,就是探索能够让百姓皆谓我自然中功成事遂的必然规律,构建让群众掌握以后就会自然而然地实现的正确思想理论和学科体系。

    自然法则在无形中支配人的命运以及事物的发展变化。自然法则即真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相同的客观存在,因此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马克思说:“真理是普遍的,它不属于我一个人,而为大家所有;真理占有我,而不是我占有真理。我只有构成我的精神个体性的形式”。任何思想理论、学科体系,都只是个体或群体认识论层次上的某种表现形式,而所揭示和反映的规律即真理是本体论层次上的客观存在。大道至简。只有消除私心杂念,直奔真理,才能悟得真谛。笔者作为一个普通群众(政治面貌是“群众”),学习和热爱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是因为它是科学,它揭示了包括每个地方在内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信仰而言,不是信仰真理占有的马克思,而是占有和属于所有人的真理。“志同者必然道合”。同样追求真理的人们能够形成共同的信仰,而共同的信仰是基于共同感悟真理即自然法则的人们之间最深刻、最真诚、最持久的相互理解与信任。

    (本文系《地方学促进祖国理性统一》之四)

最新评论
0
登录
    
极速赛车直播网投注